兴旺国际投资股票T+0金融服务交易平台
   

                      网上交易3.15金牌认证单位金融行业诚信示范网站

 
 

京沪深校外培训整顿成效初显 培训机构谨慎家长淡定多了
发布时间:2021-07-12 08:32  基本知识

今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陆续出台政策举措,规范校外培训市场。其中,学科类教培机构成为治理整顿的重点对象,近日已有部分地方出手叫停暑期学科类课外班。疏堵结合,北京和深圳等地组织开展以学校为主体的暑期托管服务。多管齐下,校外培训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近日,证券时报记者实探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校外培训市场。调查发现,无一例外,校外培训机构都变得谨慎,而不少家长则持观望态度。

今年并非首次治理整顿校外培训市场,但如何真正阻断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打破“校内减负、校外增负”怪象,仍任重道远。

北京

线下学科课外班有序复课

家长对公办暑期托管有期待

“目前并非所有线下复课校区都开设了小学全部年级的课程。”新东方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自7月7日北京市小学期末考试结束后,各家校外机构的培训课陆续开课。证券时报记者在走访以海淀区为主的北京暑期校外教培市场时发现,学科类课外班授课仍以线上为主,即使获批线下复课的机构,在课程安排方面也相对谨慎。

此外,今年是北京首次启动由各区教委统一组织的暑期托管活动。从调研情况来看,在多种因素影响下,多数家长持观望态度。

“宇宙教培中心”

语数英线下课外班降温

以十号线海淀黄庄地铁站为圆心,周边约一公里为半径,是北京“鸡娃”最火热的地区,被戏称为“宇宙教培中心”。自3月底,首批机构获准线下复课以来,有关黄庄地区校外学科类机构复课动向的报道也频频见诸媒体。公开信息显示,海淀区已经分七批同意56家机构107个培训点线下开课。据记者了解,第八批名单也将于近期出炉。

位于海淀黄庄东北角由西向东依次分布了海淀文化艺术大厦、银网中心和高思教育理想大厦。这三座大楼近期因其入驻的中小学学科类培训机构教学点无一获批线下教学而受到更多关注。

7月9日当天,记者走访时看到,在银网中心,新东方等部分机构仅有若干值班的工作人员,纳约数学有几位老师正在进行线上教学,杰睿教育、朴新教育未开门。记者跟物业工作人员核实获悉,已经有机构退租,还有机构正在考虑换校区。而顶峰时期,该大厦B座几乎所有的办公场地被校外教培机构“包圆”。

“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12岁以下的课外班)线下能够复课,但短期看很难。”物业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这附近多个写字楼里都有机构恢复线下授课,但就这三栋大楼一个获批的都没有。

为何这些大厦里课外班授课点难复课?一位送孩子到银网中心上声乐课的家长对记者表示,这栋大楼的培训机构太密集,除了制造焦虑气氛,消防安全也有隐患。“学科课外班未被叫停前,车停地库后,一般要步行到一楼,等两三波才能挤上电梯。真要发生安全事故,后果不堪设想。毕竟有这么多孩子呢!”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能打通海淀教委的咨询电话核实。

然而,从记者走访来看,即使获批线下授课的校区,课程安排也仍然谨慎。新东方在海淀累计有13个校区获批恢复线下课,数量在海淀居首。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并非所有线下复课培训点都开设了1~6年级课程,比如离海淀黄庄最近的万柳校区就仅开放了部分年级的课程。同样获批线下复课校区居前的还有学而思。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该机构在海淀区已有10个校区获批复课,而该机构海淀有15个左右的授课点。同样,学而思也存在个别校区虽然获批复课,但是线下课并没有全部开放。

问及原因,新东方的工作人员表示,根据疫情防控要求,教委对于每间教室的上课学生数量有更加严格的限制,校区场地也有限。

部分机构

线上课数量也在“缩水”

能获批线下复课的教学点是少数的“幸运儿”,更多课程仍在线上。一家专注课外英语辅导的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一直传言要全面叫停学科教育,所以今年暑期排课比以往少。该机构自疫情发生以来,一直通过线上授课。

从公开信息来看,某教育机构的APP中,语数英课程安排也大幅缩水,且任课老师人数大量减少,个别年级个别学科甚至取消了课程安排。该机构一位老师向记者表示,现在大家主要是静待具体政策落地,以积极的心态面对可能出现的情况。

前述机构老师所指的“具体政策”是,推动“双减”落地的具体政策。“双减”即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中央深改委5月21日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6月份,教育部新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今年的重要任务就是要推动“双减”工作落地见效。

不过,记者了解到,已经有家长不再续报在线学科课程。“老师正在讲课,聊天区一帮孩子插科打诨,线上课程效果实在太差。”这位家长对记者说,这个暑假她给孩子报了篮球集训。与其让他无效率地学习,不如去锻炼身体。

另一位在学而思陪上课的家长表示,目前线下转线上的班级一直是按照线下课标准收费,这个暑假也就没再续报。

自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不少原本主营线下培训的教培机构,被迫转线上。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稳定向好,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能够转回线下。记者还了解到,除了少部分学生家长放弃线上课,已经有家长选择了攒小班的方式转线下课。

家长观望校内暑期托管

7月2日,北京市教委宣布,各区教委将组织面向小学1~5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该服务主要提供学习场所,如开放图书馆、阅览室,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但并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会适当收取费用。

在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周,各小学陆续下发了通知。托管服务分两期,单期收费为360元。在记者调研中了解到,报名参加托管的人数寥寥。

“通知是期末考试这周才下发,各种夏令营、课外班的早就安排好了,而且学校通知里面对于托管安排讲得很粗,托管地点也不在本校,还是混校混龄,作为家长真心不敢把孩子就这么交出去。”海淀一位家长向记者表示。另一位西城家长对记者表示,没有见到纸质通知,老师是口头通知的,让家长如果有需求就私信。托管是下午5点半放学,家长还要提前下班去接,但自己没法提前下班,这是他放弃的原因。

多数受访家长都支持并期待公办托管能够走远走稳。一位在私企上班并把孩子送到托管班的家长对记者说,这是国家真心实意投入资源帮老百姓解决困难的体现,今年可以看作是试水。试水阶段很可能只满足了很小一部分家长的需求,各方面工作安排也有待完善,但是长期做下去,过个三年五年,随着语数外课外班逐步减少,官方托管班有所积累,才能真正为教育改革做配套。作为家长,还是更相信学校。目前学期内的课后托管班,能够保证孩子在校内完成作业,还有国学课等活动安排,有意义且值得上。

一位在海淀某高校任职的家长也给孩子报名了校内暑期托管。在他看来,在学校一方面能够保证场所相对安全,另一方面能够隔断孩子单独与电子产品的连接。“虽然假期校办托管班刚起步,托管内容并不明确,但是我可以和孩子提前制定好每天的任务计划,让他在托管班完成啊。”这位家长说。

上海

鲜有线下推广

校外培训市场出现“降温”迹象

7月初,随着暑假来临,沪上校外培训机构的暑期班陆续开班。鲜有线下推广人员鼓励家长组团报课,开课当天尚有名额。证券时报记者走访发现,在相关部门持续整治校外培训机构乱象背景下,上海校外培训市场与往年火爆情况相比已出现“降温”迹象。

正常开班背后现“降温”迹象

周日下午5点多,一家主打学科类辅导的培训机构教学点门口,站满了来接孩子下课的家长。“孩子初中数学课听不懂,有没有相应的辅导班?”一位家长前来咨询。

同一大厦里的另一家1对1培训机构教学点,周日并没见到家长和孩子的身影。该教学点工作人员说,当天正好是休息日,“暑期班已开始两周。”

在线下培训机构暑期班正常开班同时,线上培训机构的暑期课程也在同步进行。记者查阅发现,学而思网校、掌门1对1、作业帮等平台均在APP显著位置推荐暑期课程。

正常开班的校外培训机构暑期班,与往年相比还是有些许不同。记者注意到,往年6月初起,多个微信群即充斥着各家培训机构的暑期班招生信息,而今年鲜有培训机构的课程顾问在微信群里发布招生信息。

“为什么不高调,是因为目前查得比较严,尤其是资质方面,机构有没有办学许可?老师有没有教师资格证?”长期供职校外培训机构的李奇(化名)告诉记者。

“在低调招生的基调下,多数培训机构都压缩了课程顾问人员。”李奇说。记者走访时遇到一名兼职人员,她同时为三家培训机构拉人,“一人拉不了几个人,帮帮忙,三家都过去登记下信息。”

“我们暑期班有特惠课,您带小朋友来,1到5个孩子,1个孩子给您返200元;5个以上,1个孩子返您300元,可以累计。”在记者咨询招生情况时,某家培训机构新开的教学点工作人员这样说。

在记者走访中,多家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都称“招生正常,没受什么影响”。然而,当询问是否还有招生名额时,包括学而思培优在内的多家培训机构,7月5日开班的暑期班,开班前一天和当天咨询时尚有名额,可见招生并不如往年火爆,往年6月底甚至更早时间,多家培训机构即宣布暑期班招满。

教育行业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也显示,招生人数或在读学员持续走低。精锐教育财务报表显示,2021财年第二财季(截至2021年2月28日)平均每月招生人数为75199人,2021财年第一财季为76176人,2020财年第四财季为95996人;昂立教育年报数据也显示,截至2020年末,该公司K12培训在读学员近15万人,而2019年末该数字为约20万人,2018年末为17.25万人。

报还是不报?

沪上家长态度存分歧

“上海暑期班和秋季班应该还是正常的,各家培训机构在推出暑期班同时,也已开始秋季班招生。”李奇告诉记者,“只是在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一些家长不愿意提前报了。”

报还是不报,在中小学生减负等背景下,沪上家长的态度存在着分歧。

“公办学校的教学偏重基础,有人吃不下有人吃不饱,培优补差的职责如果学校担不起来,肯定还需要校外培训机构这一辅助渠道。”欧女士孩子暑假后读七年级,在她看来,初中的课程家长辅导不了,如果有需要还是会借助校外培训机构。

她担忧的是,校外培训机构如果不给孩子布置作业,学习效果能不能保证,“学而思网校的数学课已不留作业了,课上完就结束,而以前还有配套的课前预习和课后练习。”据悉,教育部今年发布的《关于加强义务教育学校作业管理的通知》中提到,严禁校外培训作业,坚决防止校外培训机构给中小学生留作业。

上海小升初实行“公民同招,民办摇号”入学后,李女士为孩子取消了部分学科类培训,“已决定读对口公办初中,小学阶段就给孩子减减负。”李女士同时支持“一刀切”取缔校外培训机构,“大家都学和大家都不学是一样的,只有全部取缔,才能从根本上减轻孩子负担。”

李奇预计,“一刀切”取缔校外培训机构的可能性较小,未来可能是“严监管”,“比如拿不到办学许可的不允许办学,对培训机构实施资金监管等,这样一来大机构的优势可能更明显,而一些小机构很难存活下去。”

爱心暑托班僧多粥少

名额靠抢

在校外培训机构前景不明之际,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小学生“爱心暑托班”备受家长青睐。7月5日,第一期爱心暑托班正式开学,具有上海小学学籍的学生均可报名参加。

记者了解到,上海今年爱心暑托班共开设543个办学点,每个办学点两期(每期三周),按照每班不超过50人计算,可覆盖的上限是5.43万人次。

“每期600元的费用相比校外培训机构暑托班动辄4000元、5000元的费用划算不少。”一位成功报名了爱心暑托班的家长告诉记者,而且课程很丰富,包括党史课、体育课以及美术课等。

然而,这一覆盖人数远远无法满足需求。以记者所在街镇为例,4个办学点每期合计招收140名小学生,而该街镇辖区内仅公办小学就有5、6所,可谓杯水车薪。

“爱心暑托班名额都靠抢的,提前好几天就要留意报名信息,名额一放出来就秒满。”上述家长告诉记者。

深圳

暑期补课市场

平静之下暗流涌动

7月11日,深圳市教育局宣布启动试点小学生暑期托管。多位受访的小学生家长表示会考虑将孩子送去暑托班,非常期待细则落地。因深圳历来重公办、轻民办,小升初择校氛围不浓,以及课后延时服务质量较高等原因,导致小学生普遍压力不大,对于寒暑假,大多数家长的诉求还是以托管为主,而非培优。

但初、高中生升学压力非常大。虽然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头部的教育机构都静悄悄,避免出现任何动静从而引发关注,但平静之下暗流涌动。或是长期惯性使然,深圳的暑期补习并未出现明显降温,谈及课外培训整顿风潮的影响,绝大多数机构均表示深圳目前没有受到影响,但预期未来政策会收紧,在经营上采取谨慎措施。

机构:暂时没影响

预期谨慎

在宝安区某街道的一座旧厂房改造的办公楼里,一场高一衔接试听课正在举行,场地设施十分简陋,但仍挤满了三四十名的家长孩子,据了解这样的试听课将连续举行3日,然后有意向的学生交钱16号正式上课。从试听课宣传的师资来看,授课老师多数来自985、甚至清华北大等名校。30天的课,如果把数理化英四科全报上,可享受最大优惠,大概是2.4万元。

该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如果不是有政策监管预期,我这轮会招20个老师、200名学生,但是因为政策没落地,心里没底,所以只招了8名老师,计划招50名左右的学生。”

如果政策严控课外培训怎么办呢?该负责人表示并不担心,市场需求真实存在,可能只是变换培训的形式。“可以把课室分散,一层楼一间,培训班换成工作室。”

一家中型英语机构的老板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我本来就是从小区住宅楼里起家的,大不了就再回到最初,退掉写字楼,去小区租8~10套,化整为零。只要客户觉得我们的课程和服务有价值,那就没什么问题。与同行交流,想法都差不多。”

相比而言,大机构在操作上更为谨慎,预期也较为悲观。

一家头部培训机构的老师坦言担心收入下降,校招生很多都取消了签约,目前只能等政策落地,但因为深圳的升学竞争压力很大,应该不至于失业。“我们公司暑假还新开了几个教学点,招生情况暂时没有变化。”

往年在期中考试之后,他所在的机构会组织开线上或线下的家长会,主题是汇报孩子的学习情况,但本质是动员家长续费。此外往年暑假都会去大酒店租场地举办超大型的线下宣讲等等,今年则全部取消了。其他头部机构也是如此。

某上市培训机构华南区负责人表示,目前这个阶段,影响因地区和机构性质而异。从地区来看,北京、杭州、广州影响更大,此外靠营销和广告驱动的线下机构影响更大。而深圳的线下培训机构暂未受影响,但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学生:小学生幸福

初高中生辛苦

7月11日,深圳市教育局正式宣布,决定开展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试点工作。多位受访的小学生家长表示,非常期待校内暑托班,目前正等待细则落地,“如果我们所在学校能开,我会把孩子送过去,给他报的一些兴趣班则会取消,兴趣班还要人员接送,而校内暑托班省心又放心。”一位家长表示。

家住宝安区的谢女士周六刚送孩子回老家,人还在老家的她非常纠结,不知是否再把孩子带回深圳。“等两天看看我们学校会不会是首批试点。当然学校更放心,在老家玩疯了,也会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气。”

小陈下学期将上初三,7月7日期末考试结束,学校无缝链接上初三的课,接着是7月9日上午领通知书后,当天有半天的休息时间,7月10日开始上课外补习班,一直到8月中旬。而她小学五年级的妹妹,7月2日考完当天即已回老家,准备玩到9月开学才回深圳。

“当然累,学校作业也很多,相比上学可能就是睡觉的时间多点,还是没有什么玩的时间。”小陈向记者表示,班上的同学暑假基本上都在补习,她也不敢不补。

有教育界人士告诉记者,相比京沪等地,深圳小学阶段的孩子压力较小。首先是深圳大力发展公立教育,目前高水平的私立学校极少,小学生无须参加私立学校的选拔考试;其次,深圳小升初的择校氛围并不浓厚,仅有少数几所初中可以择校,绝大多数孩子是按片区入学;再者,深圳的课后延时服务覆盖面广,质量也很高,来自深圳市教育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72.9%的小学生、83.4%的初中学生参与了课后服务,不少学校学生参与率、教师参与率与家长满意度均在90%以上。

但也正因如此,更多的压力转移到了初中、高中,面对较低的公办高中升学率,深圳的初中生非常辛苦,曾有调查显示,深圳市中学生每天床上睡觉时间为7.39小时,其中进入睡眠时间为6.95小时。

校园心理专家杨妮(化名)向记者表示,补习要适量。过多的补习会导致孩子大脑长期处于高速运转的过程,很容易滋生焦虑、抑郁、愤怒等情绪,这些不良情绪会弥散性地出现在方方面面。一些偏内向的孩子可能还会自残,这两年校园中类似的案例在增加,虽然不全是补课的原因,但应该是重要因素之一。

家长:不想补

但大家都在补

7月5日晚间,深圳宣布次日起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李女士的手机上很快收到多条来自校外辅导机构的开课信息。

李女士表示,早就已经交了暑期和秋季的补习费,印象中每年期中考试刚结束没多久,就开始交寒暑假和下个学期的学费,机构会用一些连报优惠、送课程、送辅导资料等手段来促使大家交费。李女士的女儿即将面临中考,在大的培训机构报了大班课,也报了一对一的辅导课,暑假的补习费用在5万元左右。

“花钱多是一方面,主要是孩子累,但大家都在补。我们补之前甚至咨询了班主任的意见,班主任说除非你的孩子特别自觉,有自主学习动力和能力,否则就还是建议利用这个暑假补课。”李女士表示。

相对于妈妈们的焦虑,爸爸们普遍心态要佛系一点,一位男家长向记者表示,他希望禁止所有的学科类培训,监管总有漏洞,只有一刀切才能解决。“一个人补课提高分数,一群人补课提高分数线,没意义,我多想趁放假带孩子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她妈说我不仅不帮忙还拖后腿。”他委屈地说道。

对此,杨妮表示,校外培训完全取消不太可能,校外培训是因市场而生的,在应对个别化需求这一点上,找准了家长痛点。大班制的班级授课制,其实更多的是针对中游的学生,顶尖的或基础差的孩子,就需要个性化的教育,这种教育就来自校外培训,所以它一定是有市场的,现在政策的方向应该是平衡校内校外教育的比例,做好监管,而不是取缔。

客服中心
香港热线:400-163-6378 
工作时间:7X24小时
客服QQ:2378896789 2669835678 2396636789
客服邮箱:2378896789@qq.com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尖沙咀海港城永明金融大楼17楼
沪深A股计算器
买卖方向
交易数量
建仓价格
平仓价格
建仓佣金 %
平仓佣金 %
兴旺国际投资股票T+0金融服务交易平台